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尾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巨亏595亿到盈利351亿重钢如何淬火重生双鸭山

发布时间:2020-10-19 02:21:24 阅读: 来源:尾灯厂家

今年55岁的李群在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钢铁”)已工作35个年头,见证了重庆钢铁从辉煌到巨亏,再到如今的涅槃重生。“现在的重庆钢铁,员工和企业成了命运共同体,积极性高涨。”说起现在的重庆钢铁,李群兴奋不已——短短数月,他们作业区员工的月收入,从2000多元涨到了5000多元。

员工收入,正是重庆钢铁变化的一个缩影。今年一季度,重庆钢铁实现利润总额3.51亿元,较去年同期5.94亿元的巨额亏损,大幅扭亏为盈。

据悉,从2011年起,重庆钢铁就陷入连续亏损泥淖,被冠以重庆上市公司“亏损王”的帽子。从巨亏到盈利,重庆钢铁发生了什么?

过去

连续亏损钢铁名企重钢成了“亏损王”

说起重钢,李群如数家珍:重钢的前身是清朝湖广总督张之洞于1890年创办的汉阳铁厂,是近代民族工业的摇篮,为抗战胜利、新中国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1997年10月、2007年2月,重庆钢铁分别在香港联交所、上海证交所上市,重钢集团持有重庆钢铁47.27%的股份,是重庆最为知名的上市公司之一。

不过从2011年重庆钢铁就陷入连年亏损。数据显示,2011年,重庆钢铁的亏损额为14.7亿元、2013年上半年亏损……直到2017年一季度亏损高达5.94亿元,成为重庆上市公司的“亏损王”,并遭遇退市风险警示。

“原因有多个方面,首先是产品结构与市场需求错配。”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大卫说,重庆钢铁主导产品原定位为船舶用钢,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且无区域市场支撑。热轧产品由于缺乏冷轧涂镀产线技术,丧失本地汽车、家电产业用板市场。棒线材产品由于长期停产,错失区域建材市场旺盛需求机遇。同时,由于产线布局不合理,产品结构调整困难。

折旧成本和财务成本高企也是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据刘大卫介绍,重庆钢铁环保搬迁投资初始概算为150亿元,由于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建设内容和投资额多次调整,总投资增加到367亿元,项目资本金严重不足,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每年折旧成本、财务成本均超过10亿元。

同时,由于沿袭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市场化改革不到位,企业管理基础薄弱,成本控制粗放,关联公司“围啃”现象突出,人均钢产量曾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员工对企业发展失去信心,中高级技术人才严重流失。“在种种不利因素下,钢铁市场持续低迷导致雪上加霜。”刘大卫说,2011年至2016年期间,钢铁市场持续低迷,最低时每吨钢材售价仅为1700元左右。同时,重庆钢铁主要产品供销两头在外,物流成本高、损耗高、回款周期长,吨钢成本高出沿海地区31%,基本丧失市场竞争力。

现在

老钢淬火重生今年一季度盈利大增

“在过去6年里,原料码头一个月卸载量平均不过41.5万吨。”李群说,而在今年一季度,这个数据是67.1万吨。

数据的变化映射了重庆钢铁一季度亮丽的成绩单。今年一季度,重庆钢铁克服三峡大坝检修导致通航能力受限,以及春运期间铁路停装限装等影响,实现了原燃料保供,铁、钢、钢材产量分别为134.27万吨、149.04万吨、141.92万吨,超额完成生产计划目标。其中钢产量相较计划增产约21万吨,创历史新高。

产量提升,销路也打开了,一季度重庆钢铁钢材销量137.94万吨,实现营业收入51.5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3%、211%,创历史新高。

值得关注的是,重庆钢铁合并利润总额3.51亿元,较去年同期5.94亿元的巨额亏损,大幅扭亏为盈。一季度末资产负债率32.62%,较去年同期的101.91%下降了69个百分点。这份成绩单的公开,也让重庆钢铁“亏损王”的帽子不翼而飞。

据重庆钢铁总经理李永祥介绍,取得绩效提升的同时,重庆钢铁主要技术经济指标持续得到改善。比如,一季度炼铁工序高炉燃料比和利用系数、炼钢工序钢铁料消耗、热轧工序综合成材率和热装率等主要经济技术指标均创历史最好水平;吨钢综合能耗516.55kgce/t,连续三个月创历史最好水平。

与此同时,成本精细化管理初见成效,重庆钢铁通过建立健全成本管理体系,实施成本精细化管理等多项措施,内部挖潜,综合降本约2.56亿元。

未来

智能化转型打造西南最具竞争力钢企

“在完成司法重整后,不仅企业开始走上提质增效之路,基层一线员工也在收入上、归属感方面呈现出巨大变化。”正如李群所言,重新上路的重庆钢铁,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子。

目前,重庆钢铁正积极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加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推动“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绿色工厂”“绿色产业链”建设,预计2018年产钢量达600万吨,实现整体盈利,未来三年年产钢800万~1000万吨,逐步建成国内先进、清洁、与城市和谐共生友好融合的绿色化、智能化钢铁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谈及重庆钢铁未来发展规划,总经理李永祥表示,重庆钢铁将考虑择机实施部分短流程改造,消化本地废钢资源,实现原料本地供应;实施绿色化升级改造,全面降低工序能耗;持续优化资源循环利用,系统打造生产清洁化、废弃物资源化、能源低碳化的绿色钢厂。

与此同时,还将在现有自动化、信息化体系架构基础上,实施智能化全线升级改造,建设自动化、数字化、模型化、可视化和集成化的智能制造体系,实现柔性生产组织、稳定产品质量、动态成本控制,打造西南区域智能示范工厂。

李永祥说,将努力把重庆钢铁建设成为西南地区最具竞争力的钢铁企业,成为内陆钢厂绿色友好和转型升级的引领者,成为员工和企业共同发展的公司典范,实现“实力重庆钢铁”、“美丽重庆钢铁”、“魅力重庆钢铁”的发展目标。

■涅槃探因

司法重整卸包袱

市场打开销路畅

短短一年时间,危机四伏的重庆钢铁是如何实现涅槃重生的呢?4月27日,记者走进位于长寿的重庆钢铁,了解其涅槃背后的原因。

司法重整让重庆钢铁卸掉包袱

“连续的亏损和巨额的债务危机,让重庆钢铁面临生存危机,2017年,开始了司法重整之路。”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大卫介绍,所谓“开始就是冲击,上马就是决战”,重庆钢铁司法重整于2017年4月启动,历经8个月。

2017年12月29日,市一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确认司法重整计划执行完毕;2018年1月3日,重庆钢铁复牌交易。

刘大卫称,重整期间,各方全力维系重庆钢铁正常生产经营,在重庆钢铁资金断链的情况下,组建重庆千信国际公司,按市场化方式承担重庆钢铁供销业务,通过“体外输血、体外循环”模式,既保生产经营,又保资金安全,同时避免中间商“围啃”,有效降低供销成本。

同时,全力维持重庆钢铁金融信用,及时成立重钢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对维持重庆钢铁现有信用水平达成共识。各金融债权人统一行动,不降贷、不抽贷、不压贷。重钢集团、重庆渝富集团等市属国企积极支持,确保到期贷款本息偿付。

另一方面,重庆钢铁还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引进经验丰富的管理者团队,实现了技术、管理协同,形成了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真正依托和聚焦钢铁主业,从公司治理、产品结构、产线配置、工艺流程、内部管理等入手,从根本上解决质量、效率和动力问题,实现了企业提质增效和健康可持续发展。

据悉,本次司法重整引入具有宝武集团背景的钢铁产业并购基金——四源合基金,以市场化、法治化和专业化方式成功化解了417亿元巨额债务危机及生存危机,使资产负债率由114.6%下降到33%,产钢量由2016年的235.5万吨增加到2017年的411.4万吨,2017全年实现营收132.4亿元,同比增加200%。

与此同时,重庆钢铁还通过司法拍卖剥离111.8亿元低效无效资产,大大夯实了资产基础,成功扭亏为盈,避免了退市风险。

市场策略更新让重钢重新奔跑

司法重整,让重庆钢铁卸掉包袱,而市场策略的更新,则让重庆钢铁重新奔跑起来。重庆钢铁总经理李永祥介绍,2018年,该公司确立了“满产满销、低成本、高效率”的年度经营方针,实施成本领先战略和制造技术领先战略,积极推进体制、机制变革,充分发挥混合所有制优势,提升产销规模、优化产品结构,推动企业效率和综合竞争能力显著提升。

在市场上,重庆钢铁围绕西部区域市场精耕细作,科学构建营销体系,大力推进直销、直供、直发工作,拓展渠道,通过产销协同,保证产品质量、缩短制造周期,优化物流过程,降低运输费用、保证交货期,提高产品用户满意度,市场影响力逐步扩大。

与此同时,重庆钢铁还积极把握一带一路建设及西部大开发建设商机,天府国际机场及西安丝路会议中心等大型重点工程全部由重庆钢铁提供材料。区域内重点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大型桥梁、轨道交通等建设中均有重庆钢铁产品的身影。云贵川渝的部分建设用料指定由重庆钢铁提供。

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重庆钢铁也正拉开序幕,一季度公司充分发挥混合所有制活力和一切积极力量,不断健全法人治理结构,规范董事会决策程序,落实经营层管理责任,严肃追责体系建设,打造上市公司治理典范。

HGH

铅玻璃

混凝土密封固化剂

白家宜怎么做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