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尾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新疆实施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棉农领到首批补贴矮生忍冬

发布时间:2020-10-17 18:11:13 阅读: 来源:尾灯厂家

导读:农民领到的补贴是按照目标价格与市场平均价格的差额计算的,如果农民卖出的价格高于市场平均价格,实际得到的收入就会多一些。开展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无疑也会给一些企业带来挑战。具体来详细了解下。

新疆实施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棉农今年的交售情况怎么样?对棉企有什么影响?

11月底,新疆棉花采价期结束,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县英吾斯塘乡塔格艾日克村农民吾加不拉·亚库甫,领到了8022元的棉花补贴款。11月30日前,且末县发放了首批2216万元棉花补贴款,惠及当地5011户农民。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补贴预拨资金下达到阿克苏地区的9.54亿元,已经陆续向农民发放。补贴发放标准是亩均191元,除阿克苏地区新和县按籽棉交售量兑付补贴外,新疆其他县(市)全部按面积兑付补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按照国家认可的棉花产量一次性发放补贴。

棉花受灾、棉价下跌,棉农翘首企盼补贴

阿克苏地区新和县种棉大户李晓林是当地棉花种植大户,家里种了2000亩棉花,一共收了600多吨籽棉,一亩地产量300公斤出头,和去年的400多公斤相比,减产不少。他告诉记者,这是因为今年年景不大好,气候变化太大,种了好几茬才种成,所以采棉时间推迟了20天左右,产量也受了很大影响。但更愁人的是,今年的棉花价格与往年相比,也低了很多,“去年一公斤籽棉能卖8块多,今年刚开始还能卖6块多,从11月开始慢慢低下来了,现在只能卖4块多钱,整个平均下来也就是5块多钱。”

减产、降价的同时,种植棉花的成本却在上升。李晓林说,单就拾花费而言,去年一公斤棉花的拾花费是两块钱,今年涨到了两块三,还要包吃、住和来回路费。“现在这个价格没赚头,今年只能等着补贴了。”

和李晓林同样等着补贴的,还有沙雅县新垦农场新垦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棉农们,“按照今年的价格,不一定能保本。”种了600亩棉花的合作社社长田坦克说,今年棉花产量不行,一亩地各种投入1500块左右,加上人工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就小2000元了,不知道国家补贴能给多少,合作社的棉农们都在翘首期待。

针对棉农盼望的补贴发放情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农产品和水资源价格处副处长刘卫东介绍,按照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有关部门核定基本农户和农业生产经营单位申报的种植面积后,建立棉花种植信息档案,发放种植证明。具体补贴价格预计要到今年春节前能确定下来并发放给棉农,国家会根据目标价格(19800元/吨)与市场价格(9至11月的市场平均价格)的差价和国家统计局调查的棉花产量,测算补贴资金总额,分别拨付新疆和兵团。

启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工作之前,国家已经过多次论证,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是在保障农民利益的前提下进行的。库车县副县长许亮认为,农民领到的补贴是按照目标价格与市场平均价格的差额计算的。如果农民卖出的价格高于市场平均价格,实际得到的收入就会多一些。因此,农民要尽可能提高棉花的品质,并努力把握市场节奏,争取卖个好价钱。

企业“断奶”、风险自担,倒逼棉纺产业升级

开展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无疑也会给一些企业带来挑战。临时收储期间,轧花厂收购加工的棉花可以直接卖给国家,旱涝保收,不需要承担市场风险。库车棉麻公司轧花三厂厂长王海亭说,目标价格改革之后,棉企直接进入市场,现在棉花收购价格和销售价格是倒挂的状态,供大于求,如何确定籽棉收购价格、皮棉能否顺价卖出,风险都要由企业自己承担。目标价格补贴的政策是好的,因为棉企一直是国家在扶持,现在国家给“断奶”了,企业自然要自己到处去寻找市场,无形中逼迫棉企自身创新发展。

影响整个产业健康的不仅是价格,还有棉花的质量。王海亭介绍,新疆的机采棉,存在杂质多、异性纤维多、短绒率高等问题。相比较而言新疆手摘棉市场占有率是很高的,但是由于价格比进口棉高,这就给轧花厂带来挑战,“今年皮棉销售不景气,只能自己等待时机,有好价钱的时候再卖。”据他说,县里有些轧花厂干脆关停不收了。

针对目标价格改革中的各项不确定因素,作为收购资金最主要的供应者,农发行新疆分行准备了500亿元棉花收购资金,农发行总行客户二部负责人介绍,考虑到相关市场主体对新的政策环境有一个熟悉的过程,为了履行政策性银行职责,保障收购资金供应,该行支持收购的底线是:既不能在农发行开户贷款企业中出现收购棉花“打白条”问题,也不能出现系统性信贷风险。

农发行新疆分行副行长丁新贵说,目前该行已经认定贷款资格238家,轧花厂560家,加工能力450万吨左右,基本可以满足新疆棉花加工需要,做到在棉花收购网点布局上不留“空白点”。

刘卫东分析,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政策对上游棉农、轧花厂参与市场竞争有一定引导作用。没有国家临时收储政策,为了销路,棉农会考虑提高棉花产量与品质,轧花厂会降低生产成本,充分考虑棉纺企业的需求,按需生产。新疆800多家棉花加工企业存在产能过剩等问题,经过这轮价格改革的洗礼将实现优胜劣汰,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整个棉纺产业的发展。更多最新三农资讯欢迎至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查看。

alevel辅导一对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