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尾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马逊进军图书出版业遭集体抵制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3:08:06 阅读: 来源:尾灯厂家

北京时间10月19日消息,国外媒体周四刊登评论文章称,虽然亚马逊在图书零售业务领域已取得诸多成功,但该公司要想顺利进入出版行业,却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以下为文章全文:

以亚马逊今年秋季主打图书之一,美国演员兼导演潘妮·马歇尔(Penny Marshall)的自传《我的母亲很疯狂》(My Mother Was Nuts)一书为例。尼尔森图书调查(Nielsen BookScan)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该书上架销售的前四周中,其纸质书销量仅为7000册。与此相比较,美国演员罗布·劳(Rob Lowe)2011年出版的自传《只向好友叙述的故事》(Stories I Only Tell My Friends),其前四周的纸质书销量达5.4万册。

当然,并不是所有名人自传都会成为畅销书,而且潘妮本人淡出美国演艺界也已经有一段时间。然而导致潘妮自传销量不佳的一个可能因素是:该书在各大书店并没有全面铺货,如并没有出现在Barnes & Noble、沃尔玛及塔吉特(Target)等689个商店中。一些独立图书销售商也没有进货。而索尼、谷歌等公司也没有发行该书的数字版。

潘妮自传没能走进美国大型图书连锁店的现象,其实是一场有意抵制的结果。Barnes & Noble今年1月表示,不会在自家书店中销售由亚马逊出版的图书,原因是亚马逊此前已同部分作家或出版商签约,此类图书仅面向亚马逊用户发行。但潘妮自传却是向所有图书零售商开放。这也是自各大图书发行商开始抵制活动以来,亚马逊出版的首部重要作品。

其他一些图书零售商则表示,虽然自己并不想抵制亚马逊出版业务,但亚马逊在图书出版领域所采取的姿态,却让该公司变成了图书零售商的竞争对手。米切尔·卡普兰(Mitchell Kaplan)在佛罗里达州开有三家Books & Books书店,他表示:“我不想成为亚马逊图书的陈列室(注:意指读者只会在这些实体书店翻阅图书,然后再到亚马逊网站上购买)。”卡普兰还表示,如果有读者明确提出要购买潘妮自传,Books & Books会向亚马限量逊订购。Barnes & Noble也是采取这种方式。

亚马逊Kindle内容业务副总裁拉斯·格兰迪奈蒂(Russ Grandinetti)则表示,与亚马逊销售的纸质书相比,该公司所销售的对应电子版图书销量要高出许多,但他没有提供这方面的具体数字。在《华尔街日报》的电子书销售排行榜上,潘妮自传曾进入第三名,上榜时间达两周之久。对于这种说法,潘妮的文学代理人拒加评论。

面临挑战

除潘妮自传纸质书销量不佳外,Barnes & Noble等书店的抵制活动,也通过其他方式伤及亚马逊进军出版行业的努力。

今年以来,与亚马逊出版部门签约的热门书稿数量大幅减少。在此之前,亚马逊出版部门曾与蒂姆西·费里斯(Timothy Ferriss)、迪帕克·乔普拉(Deepak Chopra)及其弟弟桑吉弗·乔普拉(Sanjiv Chopra)以及詹姆士·弗兰科(James Franco)等作家签约。负责此项事务的是美国出版业老将拉里·考什巴姆(Larry Kirshbaum),他于去年春季加盟亚马逊。

虽然亚马逊出版部门仍在竞拍即将出版的书稿,但已将出版重点放在了文学类书籍当中,如本杰明·阿纳斯塔斯(Benjamin Anastas)新自传《难以置信》(Too Good to Be True)。该书稿的竞拍价格不算太高,如果书籍正式出版后销量不错,又有利于给亚马逊带来更多利润。

亚马逊进军出版行业遭到抵制现象,也折射出目前美国出版行业竞争激烈的现实。时至今日,亚马逊、Barnes & Noble、苹果、谷歌和索尼等公司都在竞相出售电子书和数字设备,这些硬件设备包括电子书阅读器和平板电脑等。

关系疏远

由于亚马逊在各类商品(包括百货)的销量上已处于更为强势地位,其他零售商也纷纷选择了“靠边站”。沃尔玛和塔吉特最近不再销售亚马逊Kindle设备,但却继续销售Barnes & Noble生产的Nook电子书阅读器。沃尔玛表示,作出此决定,是基于公司“整体促销战略”考虑;塔吉特也表示,这是适合公司自身发展要求的决定。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媒体研究和法学教授西瓦·瓦伊德亚纳桑(Siva Vaidhyanathan)说:“随着亚马逊影响力的日渐扩大,并通过硬件设备、图书内容、电子书格式等方式来盈利,这些举措不但使出版产业感到一片恐慌,其他产业同样如此。”

亚马逊于2009年期间悄然进入出版业务,最初仅仅是同一些独立作家签约,所签约内容也是将这些作者已发表作品重新出版。亚马逊通过新组建的AmazonEncore部门,为这些作家的书籍提供营销支持。一年之后,亚马逊通过其AmazonCrossing业务部门,开始出版最初并非英文撰写的翻译作品。在此类作品中,包括德国作家奥立佛·波兹什(Oliver Potzsch)的小说《刽子手的女儿》(The Hangman's Daughter)。

再后来,亚马逊将美国出版业老将考什巴姆招至麾下,并负责亚马逊整体出版业务。考什巴姆曾在美国媒体巨头时代华纳任职,其强项是同美国各作家签约。亚马逊招聘考什巴姆,也向外界传达了这样的信号:该公司将在小说类和非小说类等书籍出版事宜上同传统出版商展开竞争。

美国出版业人士称,亚马逊竞拍《我的母亲很疯狂》一书的价格为80万美元。按照业界既定估算标准,亚马逊需卖出7.5万册纸质书以及3~4万套电子书,才能抵销该书的竞拍成本和相应营销费用。当然,如果电子书销量更高,则该数字也可变为10万套电子书和2.5万册纸质书。

亚马逊今后是否能够继续保持同美国各作家的签约量,将主要取决于亚马逊如何应对其他竞争对手的抵制措施。

销量问题

文学书稿代理人斯科特·万克斯曼(Scott Waxman)曾同亚马逊签约,所代理书稿为美国篮球教练鲍比·奈特(Bobby Knight)所著《反面思考的力量》(The Power of Negative Thinking)。此事发生在Barnes & Noble等书店抵制亚马逊之前。万克斯曼说:“现在的问题是,在发生抵制事件之后,亚马逊是否还能够保证书籍的基本销量。如果亚马逊能够确保销量,则该公司肯定还能拿到不少高质量的书稿。”

对Barnes & Noble抵制活动感到失望的一位作家便是费里斯,他的《一周工作4小时》(The 4-Hour Workweek)一书,在美国市场的纸质书和数字版销量曾超过115万册,该书出版商为兰登书屋。亚马逊下月将出版费里斯的《4小时大厨》(The 4-Hour Chef)。

费里斯说:“在我此前的全国性书籍推广和营销活动中, 一直将Barnes & Noble书店作为优先考虑之地。我的这些活动,也给Barnes & Noble零售书店和BN.com网站带来了巨大流量。我的读者前往这些书店或登录网站后,还会购买其他书籍。如果Barnes & Noble的最终目的是提高市场份额和增加市值,那么眼下你们如此刺激一位你们的好朋友,这样做似乎也很不是时候。”

预约挂号平台

网上预约挂号官网

什么是海外就医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