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尾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綦江煤矿掺假现象严重10吨煤掺6吨矸石粉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07:03 阅读: 来源:尾灯厂家

重庆綦江煤矿掺假现象严重10吨煤掺6吨矸石粉

卖煤老板虽然不卖矸石粉,但如果有人买来矸石粉在他这里掺煤炭,他是默许的,而且还可以让工人帮着掺合。

“一个发电厂的采购员来买煤,要在10吨煤里混6吨矸石粉。我们都差点被累死。那人心真黑,我当时都混得不忍心了。这么高的比例,烧的时候怕是要出大问题呢。”

一到用电高峰期也是掺假现象的高峰期。电厂的发电机组随时可能因此熄火。一个机组熄火,重庆主城十分之一的地方就得点蜡烛过夜。

矸石是煤里的石块,灰黑色,比煤略重,外形与煤非常相似,但所含的可燃物很少,不易燃烧,成本低廉。根据规定,矸石主要只能作为特定的矸石发电厂的原料使用,少量可用于砖厂、瓦厂的生产原料。为达到资源合理利用,国家大力支持加工矸石。

近年来,由于水电紧张,电力煤的价格一直持续高涨,重庆地区的电力煤一度时期出现了紧张状态,綦江县打通、石壕等地的私营小煤矿也是电力煤供应商。

巨大的价格差异,引诱着不法者将矸石粉混入煤炭,作为电力煤出售。今年春节前后,綦江县严厉打击了将矸石粉混入煤炭的窝点,一段时间内,当地煤混矸石的行为受到了遏制。但有知情人向本报记者透露,由于加工矸石本身并不违法,许多矸石加工点仍然披着合法外衣,明目张胆加工矸石粉,偷偷混入煤炭。

5月7日,本报记者前往当地暗访,所见所闻,触目惊心。

煤坪里的秘密“搅和”

5月7日,山区的天气有种暴雨来临前的闷热。重庆市綦江县的打通镇。一辆辆严重超载的大卡车正将煤炭从山里运出来,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蹒跚着。当地人说,因前两天刚下过大雨,山路泥泞难行,很多车都没有来拉煤。在这个睛天,拉煤的热闹景象又出现了。

车到打通后,记者联系上了报料的知情人。经他指点,记者在打通到逢春煤矿的10多公里路段看到了4家矸石加工点。“这只是綦江产煤区矸石加工点的一个局部”。

由于电煤紧张,打通、石壕、万隆等地的煤窑处于卖方市场,大有供不应求之势,有人就开始从附近的万龙和贵州等地把煤运到打通,做起了二道煤贩。他们在沿公路的山坡上修整出一块平地,称为“煤坪”,将买来的煤打成煤粉堆放起来卖给下家。煤坪并不开挖煤炭,只是一个倒卖煤炭的销售点。在打通,大大小小的煤坪老板有接近二十个。

一位姓李的矸石加工老板说。

胡某是这些煤坪老板中人气最盛的一个。他生意最好,煤坪规模最大。“他以前是一家卡拉OK厅的老板,大约两年前,把全部家产投入煤坪,开始了‘倒煤’生意。他一个月就要卖出5000吨煤。”顺着李老板手指的方向,他的煤坪就在对面的山脚公路边。白色的楼房在远处很显眼。

记者来到煤坪,没有找到胡某。接待我们的是他的妹妹。一听说我们是来买煤的,发起了一连串的询问,“你们是哪里人?买了煤运到哪里去?”记者称是帮一个朋友运煤去重庆,需要50吨,还想在里面混上部分矸石粉。她仔细打量了记者的穿着,并用警惕的眼神瞟着记者的手提包,最后摇摇头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煤,矸石粉一两都没有,你们到矿里去买吧。”

这时候路上传来了重型载重卡车的轰鸣声,她径直跨出门外张望,“煤车来了”,她一声大呼,开始指挥4个工人卸煤。全然不顾陌生客户的存在。

煤车上跳下一个司机,和胡某妹妹打了个招呼,就进到路边的小屋喝起水来。我们跟随而进,和他聊起来。他姓王,是贵州人,“我给他(胡某)拉煤已经有一年多,几乎每天一车13吨。”

“这里没有矸石粉,”他说,“胡老板不卖矸石粉,抓住了要被罚款20万,还会被查封,太危险。但是你们自己买点矸石粉是可以的,这里可以帮你混。”

他向我们介绍了煤坪混矸石粉的过程。煤坪里直接用矸石粉混煤是违规的,被查出来要受罚,只能在运煤的车里混。买煤人先买上一些矸石粉,堆放在车厢前部,然后运到煤坪,煤坪可以帮买煤人雇几个工人,一边装煤,一边用铲子将矸石粉混合进煤里。每混一吨这样的“煤”,买煤人要付给工人10块钱工钱。

正说着,一个刚才卸煤的工人也进屋来喝水。司机说:“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你们问老刘吧,他经常帮人混矸石。”

就在记者刚才和胡某的妹妹“谈生意”时,老刘也在旁边。“你们是头一次做这生意吧?光说买煤,连要什么质量的煤都不说,人家怎么敢卖给你们?谁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万一是执法大队的呢?”老刘说。

在他的讲述中,我们知晓了里面的一些“门道”。到胡某这里买煤的,一般是水泥厂和发电厂的人。由于需求不同,他们对煤的发热标准也要求不一。一般来说,水泥厂购买的煤,每千克的发热量需要在5000大卡以上,而很多小型火力发电厂需要的煤,发热量一般在4000大卡左右。

这时有这样一种疑问:“难道胡老板进煤的时候,还要严格按照各种标准进货吗?”老刘哈哈大笑:“一个煤矿出来的煤,就算每车质量不一样,又能相差多远?胡老板哪来那么多闲工夫,还去检测每车煤的发热量?何况他也没那些设备呀。”

“要让相同的煤产生不同的发热量,主要是看加入矸石粉的情况。胡老板买来的煤,每千克的发热量在5800大卡上下,而矸石粉每千克的发热量仅仅只有1500大卡。通过这巨大的发热差距,可以混合出各种标准的“煤”。胡老板虽然不卖矸石粉,但如果有人买来矸石粉在他这里掺煤炭,胡老板是默许的,而且还可以让工人帮着掺合。

老刘除了帮胡老板装卸煤外,也帮人混矸石粉。据他介绍,水泥厂的人一般很少在煤里混矸石粉。水泥厂需要的煤发热量高,混矸石粉就很难达到发热量的要求;而发电厂的人几乎都要混矸石粉,赚头大。老刘介绍说,混合的比例也是有讲究的,大部分买家都是按10吨煤混入3吨矸石粉的比例来操作,这样发热量够,不易察觉。

但也有特殊情况。就在不久前,一个发电厂的采购员来买煤,他要在10吨煤里混6吨矸石粉。老刘和另两个工人上车帮他混。煤坪上不断把煤放下来,他们拼命把矸石粉铲到煤上。但放煤的速度远比混煤快,煤都放下来8、9吨了,矸石粉还剩一半多没混进去。最后,他们只能把剩下的矸石粉平铺到货厢前部,然后在上面堆点煤。“我们都差点被累死。那人心真黑,我当时都混得不忍心了。这么高的比例,烧的时候怕是要出大问题呢。”老刘说这话时把烟头在脚底摁灭了。

“这算什么,这还不算黑,”拉煤司机小王插话说,“就在去年年底,我拉煤来这里,正看见有人拉了两车矸石粉,到胡老板这里买煤来混。他车里的矸石粉有21吨,竟然只买了3吨煤,还硬要工人帮他混。人家都问,你这东西混出来有什么用,能拿去干什么啊?他直叫大家别管,一个劲催工人帮他混。要知道,这几乎是一车石头。”说话间,胡老板妹妹进到屋里,“你给我哥哥打电话,你们去谈嘛。”

当场记者打通了胡老板的电话,对在煤坪掺杂矸石的要求,胡一口接受。“但矸石不能下车,只能在车上拌合,要给工人劳务费。”

混了矸石粉的煤到底能产生多少利润呢?老刘和小王都说不知道。他们建议记者去找卖矸石粉的李老板,从他那里了解情况。

矸石里的高额利润

李老板的矸石粉加工点就在从打通到松藻的公路边。加工点内还堆放着16吨加工成粉末的矸石。

加工点只有一个工人在看守,对陌生人的突然造访,他有些失语。称李老板到附近小煤窑进货去了,听说我们需要购买40吨矸石粉,工人马上给李老板打电话,李称立刻赶回来。

“李老板做矸石粉生意已经一年多了,有工商营业执照,是合法的矸石粉加工点,规模不大,每月差不多要卖出50吨矸石粉,买矸石粉的大都是重庆、四川范围内一些小电厂的人,用途几乎都是用来混煤。”攀谈中,这位工人说道。

他还告诉记者,矸石也是有差别的,一般分为白矸、黑矸和半价煤三种,不同种类有不同的价格和发热量。白矸其实就和普通石头差不多,几乎没有利用价值,只能丢掉;黑矸看上去和煤的样子差不多,每千克发热量略高于1500大卡;半价煤是矸石里质量最好的,每千克发热量能达到2000大卡。一般来说,大家都是用黑矸混煤,极少有人用半价煤来混,那样成本太高。至于矸石粉的具体价格,要等李老板回来了再商量。

不一会,李老板就回来了。他身材相当魁梧,一嘴黄牙。听说我们需要40吨矸石粉,李老板没有直接答复,一双眼睛在我们身上不断打量,然后说:“最近查得紧,矸石不好弄。我这里都5天没打过矸石了,拿不到货呢。”一脸为难之后他又话锋一转,“如果要得多,我可以尽量想办法。”

我们就在李老板加工矸石的粉碎机旁坐下。李老板介绍说,以前矸石几乎都是从附近的逢春煤矿购买,这是一家国有大煤矿,矸石很多,附近的矸石加工点都是从那里弄货。但自从政府开始严查以后,逢春煤矿就不再对他们出售矸石了,只能从附近私营小煤窑购买。由于买的人多,矸石变得非常紧俏,不好买到。“刚才我去羊叉煤矿了,那是个私营小煤矿,可能最近一两天就能拿到货。”

我们向李老板询问价格。李老板说:“现在俏得很,黑矸65元一吨,半价煤110元,不能再少了。”李老板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按照行情,每千克发热量在5800大卡左右的煤,价格是240元一吨,而黑矸的价格是65元一吨,除开混合一吨的10元工钱,

肥臀巨乳

街拍美腿

丝袜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