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尾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应在利率市场化和放宽准入上有所突破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3:34 阅读: 来源:尾灯厂家

专家:应在利率市场化和放宽准入上有所突破

“自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主要得益于改革。特别是欧美陷入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之时,我国金融体系没有受到较大冲击,运行得非常稳健,可以说,是近十年金融体制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效,为抵御金融危机冲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月在11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行的“经济每月谈”上,该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表示。  不久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央行及金融监管部门随后也陆续召开会议,向社会传递了下一步金融发展及改革走向的信息。各位专家学者认为,面对日益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中国在加快经济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要真正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落到实处,还需要进一步加快金融改革步伐,特别是在利率市场化、放宽市场准入方面有所突破。  不改革是最大的风险  “我认为当前经济中最大的风险是不改革的风险。无论国内国外所面临的复杂问题,都需要我们推动改革加以解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魏加宁在发言中开宗明义。  在近些年各项改革话题中,利率市场化一直都是热点中的热点。此次会议上,几乎所有发言的专家学者都把加快利率市场化步伐作为重要内容提出。魏加宁表示,根据去年9月份到温州所作的一项调研,民间借贷之所以发展迅速并存在巨大风险,其中重要原因是负利率导致价值扭曲和资源错配。“在这一轮货币政策调控过程中,一方面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另一方面很少动利率。负利率导致大量资金从正规金融体系中涌入非正规金融体系”。他表示,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以及民间借贷问题,实际上都与利率没有市场化有很大关系。因此,应当加快利率市场化步伐。  郑新立认为,推进利率市场化应当是下一步最重要的一项改革。他说,温州市贷款平均利率一度高达25%,对于只有5%至6%资本利润率的企业来说无疑难以承受。要想降低利率,只有通过竞争,通过利率市场化降低贷款利率,减轻企业还本付息的负担。“我们改革的原则是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市场配置资源很重要的一条是金融资源要通过银行、通过金融机构把它配置到最需要资金、效益最好、最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上来,只有通过利率的市场化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利率市场化与放宽准入应同步进行  2010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即“新36条”,明确提出允许民间资金进入金融领域。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在对今后一个时期金融改革发展进行部署时,再次强调“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  对此,郑新立表示,允许民间资金发起设立各类小型金融机构,就可以使民间借贷浮出水面。通过加强竞争,高利贷现象就会自然消失。“我们在工业、农业领域基本上形成了国有、民营、外资经济活跃的局面,但在金融领域民间资金的进入还不是很顺畅,存在体制上的障碍”,他认为,民营经济进入金融领域,兴办各类股份制的小型金融机构,包括贷款公司、村镇银行和资金互助社等,将是未来几年中国金融领域改革最富有特色的事情。  魏加宁认为,推行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挑战就是,一些金融机构可能出现高息揽存,因此必须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约束。而解决办法有两条:“民进”和“国退”。一方面放开市场准入,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到金融领域来办民营股份制的金融机构;另一方面,国有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的资金和地方政府的资金应该从国有金融机构、商业性金融机构退出。“国有资本在里面,不仅效率不高,而且很难避免对企业人员任免以及日常经营行为的过多干预,一旦出风险,也必须为其兜底”。为此,他主张国有资本退出来集中力量办好政策性银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的主任郭田勇则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和开放市场准入应该是并行的关系。“假如利率市场化没有改革,仅仅把准入门槛大幅度降低,会吸引大量社会资本进入,金融业就会形成一个黑洞,出现问题;但仅仅利率市场化改革,而金融准入门槛没有降,则可能会由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主导,形成联合性的、相对垄断的状态”。因此,他认为,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放松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应当同步进行。  注意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金融体制改革过程中,也不能忽视系统性风险。对此,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更强调理顺市场和政府之间的边界,既要充分发挥市场作用,也要关注系统性的风险。  张健华说,我国金融业尽管发展较快,当前金融体系也较为稳健,但必须看到,金融业并没有经历过重大考验。第一大考验就是利率放开后出现息差收窄、恶性竞争问题。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是大的方向,但对金融业的冲击会比较大。第二大考验是资本账户的开放。一旦资本账户完全放开,外资流进流出以及汇率的调整,可以减少央行对市场的干预,从而将风险转到各金融机构,这其中的利率风险需要由各个金融机构自身来承担。第三大考验是经济周期的影响。“从2002年以来我国没有经历过大的经济调整,经济基本上都是持续向好的。现在很多问题的消化靠经济高速增长,但潜在增长率在未来十年当中能否长期保持8%以上,还存在疑问”。  “在中国,资源配置绝大多数都是靠金融体系进行的。企业自身进行的直接投资与金融体系配置的资源相比很小。所以,金融业资源配置的效率、配置的好与坏对整个宏观经济影响很大。市场的过度自由化恐怕是不行的,这场危机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他认为,用宏观审慎的制度框架防止系统风险出现,既要强化监管同时也要把握好度,对中国未来的改革方向是非常好的启示。

金昌三支一扶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

陇南公务员考试

相关阅读